石榴花开第二季《奋斗者》第一期《坚守》(上)

——记新疆“奶奶级”文痕鉴定专家汪文秀

2018年04月02日 19:31   来源:天山网原创



  天山网讯(记者苏剑超 张新军 实习生程琪摄影报道)“汪老师,这个案子太难了,都一个月了还没鉴定出来结果,你帮我看看吧。”3月15日上午,学生毛晶晶拿着一份关于“朱墨时序”的案件材料给汪文秀。

  83岁的汪文秀摘下老花镜,接过材料放到显微镜下,两只眼睛对在目镜上,右手缓慢调整着对焦螺旋……汪文秀工作的时候,房间里静到只有呼吸声。

  这样的场景对于从事司法鉴定工作60年的汪文秀而言,已经无比熟悉。

  从1957年起,汪文秀开始从事文检工作,60年间办案两万余件、为国家和人民群众挽回损失无数。

  如今的汪文秀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高级鉴定工程师、入选过自治区高层次人才库、被称为“新疆笔迹鉴定第一人”……对于这些褒扬,老人有自己的看法。

  “现在对我来说,儿孙都不需要我操心,党培养了我这么多年,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文检事业上发挥自己的余热,多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多培养些文检方面的人才。这才不辜负党和国家对我的培养和期望,对我来说这是最大的成就。”汪文秀说。

  踏上文检路

  1955年,汪文秀来新疆时还是个20岁的小姑娘。当时她跟随新疆从湖北、广州招收的400余人乘坐火车、卡车等交通工具,抵达乌鲁木齐后,被分配到自治区公安厅负责内勤工作。

  1957年,一次去公安部学习培训的机会,打开了汪文秀文检(文件检验技术)职业的大门。1959年学习结束后,汪文秀回到新疆便开始从事文检工作。年轻的汪文秀从来没想到,自己竟会和比对、鉴定等需要沉心静气的工作打一辈子交道。

  文检包括笔迹检验、印章印文检验、篡改文件检验、朱墨时序检验、书写时间检验等鉴定技术,内容多,覆盖面广,鉴定程序繁杂,容不得一丝马虎。这些工作对于活泼好动的汪文秀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她有过失落和放弃,甚至想过回老家。

  汪文秀办过一个案子,家住乌鲁木齐市的王某,因为一场意外身亡,王某的爱人和儿子在办理遗产继承时,王某的弟弟突然拿着一张有当事人签名的遗嘱,索要部分遗产。但作为第一顺位继承人,王某的妻子和儿子并不知道有这份遗嘱。

  汪文秀认真检验、鉴定,通过比对当事人在书信、银行、公安部门留下的笔迹样本后,认定遗嘱非王某本人签署,该遗嘱不具有法律效力。

  “刚开始学文检时,老师说过一句话,我们做文检工作的,绝对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也绝不能放过一个坏人。”遇到不顺时,汪文秀经常想起这句话。

  60年,一甲子的时间里,类似王某这样的案件,汪文秀办理了两万余件,为国家和人民群众挽回损失无数。

  300份试卷做样本

  刚来新疆时,整个新疆只有三个文检工作者。每当遇到跟当事人对话语言不通时,许多案件细节无法准确理解,汪文秀决定自学少数民族语言。

  1964年,汪文秀被自治区公安厅派往喀什地区任教,任教的经历更加坚定了她学习少数民族语言的决心,也深刻体会到学习少数民族语言的重要性。

  汪文秀开始考虑:如果需要检验的文件是少数民族语言文件,该如何入手?

  也正是这个疑问,汪文秀踏上了摸索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的文检之路。

  1980年,在一次司法工作者普法考试中,有300余位考生使用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答卷。而这300份试卷,成为了汪文秀宝贵的资源。

  考试结束后,汪文秀申请要来了这300份试卷作为笔迹鉴定实验样本,进行字迹研究。自此,她开始了夜以继日的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文检的研究工作。

  经过不懈努力,汪文秀根据少数民族文字的特点研究及检验方法,研究出一套行之有效的笔迹鉴定方法。

  汪文秀根据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的特点,撰写出以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的检验内容的论文。论文于1981年在公安部《刑事技术》刊物发表。

  “目前全国文检方面,尤其是少数民族文字文检,我们排在前列。”汪文秀说,“国家培养我,我就不能辜负国家对我的期望。”

  火眼金睛薪火相传

  就是这样一位万般成就集于一身的汪文秀,却一点没有“世外高人”的架子,亲切——是学生毛晶晶对她的评价。

  今年27岁的毛晶晶从事司法鉴定工作已有两年时间,对于自己的老师汪文秀,毛晶晶除了敬佩还有满满的感恩之情。就像汪文秀接过“朱墨时序”案件的材料时,递回给毛晶晶的,不仅是帮助,更是于细微处的传承。

  “朱墨时序”就是文件所写内容和加盖印章的时间顺序,需要鉴定出来是印章和文件内容的时间顺序,如果是印章在前,这份合同则无效。

  “朱墨时序的案件在所有文件内容里是最难的,像这个案子就涉及到两个企业合同的问题。”毛晶晶解释。

  在看了“朱墨时序”半个多小时后,通过印章和字迹深浅等要素的比对,汪文秀有了初步的结论,并给毛晶晶讲解了自己得出结论的原因。

  “汪老师给我们教东西绝不保留,只要她会的,通通都教给我们。我现在是初级司法鉴定人,执业时间短,经验也不是很足,几乎每个案件,汪老师都是手把手地带着我完成。”毛晶晶说。

  随着科技的不断进步,检验手段也得到不断提高,文检仪、静电压痕仪等仪器也出现在文检工作中,但汪文秀最常用的还是一台显微镜和一支放大镜。

  “汪老师最开始做文检工作时,能够辅助鉴定的设备只有放大镜和显微镜。只有实实在在地学习、锻炼,做到基础扎实,像汪老师一样,练就一双火眼金睛,才是真本事。”毛晶晶说。

  60年来,汪文秀所教授的学生,有些是自治区公安厅组织各类培训时上听过她讲课的,有些是跟着她一起学习工作新入职的年轻人,不管是哪一类,只要他们愿意学,她都倾囊相授。汪文秀说:“国家培养了我,我有责任把他们教会、教好,让他们更好地为国家、为人民群众服务。”

[责任编辑:张慧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