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水思源感党恩

自治区广电局节目传输中心8107台 杨静慧

2019年09月11日 17:25   来源:天山网

  水是生命之源,是世界上一切生物生存的物质基础,我家从喝“涝坝水”到喝纯净水的历史,从侧面反映了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发展变化,是见证祖国改革开放辉煌成就中的一个缩影。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我的父母积极响应党中央和国家支援边疆、建设边疆的号召,分别从陕西、山东跋涉千里,风餐露宿来到了南疆莎车县,他们是第一批进疆的工作人员,那时的莎车县生活条件十分艰苦,县城里只有一条沙土路,住的是低矮的土坯房,照明用蜡烛、煤油灯,喝的是“涝坝水”,但父母亲没有丝毫怨言,他们把满腔热情和精力都投入到社会主义建设中。在我儿时记忆中,我家院子外面有一片绿油油的水面,为了安全,水面周围垒起了一圈围墙,只在一面留有一个缺口,供人员进出提水用,那就是周围居民用来饮水、洗衣用的涝坝,不过因为我那时小,为了安全,父母从不让我到涝坝边去,喝涝坝水很不卫生,夏季水面上漂浮着杂草,水里还有蝌蚪游来游去,冬季水面结冰,去提水的人家还得拿个砍砍子砸冰取水很不方便。

  现在的90后、00后可能都不知道“涝坝”是什么意思了。可那就是我们家当时饮用水的真实情况,后来听我母亲说,那个涝坝是当时县城里最大的一个涝坝,上世纪90年代中期,我还陪着怀旧的母亲到旧址去看过那个涝坝,不过涝坝里早已干涸,只有一个大圆坑了。

  上世纪70年代初,到我上了小学时,我们家已搬到母亲工作的单位报社居住了,当时报社在职工食堂的前面有一口水井,那是全院所有人饮用水的水源,水井的四周用木栅栏围着,顶上还有个伞形的木盖子,远看像个亭子,井口周围用砖垒砌了40公分高的方井台,井口上架着一个木辘轳,木辘轳的顶端是一个摇把,辘轳上缠着一圈圈的粗麻绳,水井很深,大约有十几米吧,从圆圆的井口往里望,深幽幽的,晴天时能看见自己的脸。打水时把水桶拴在麻绳的顶端,摇动摇把把空桶慢慢放到井里,待水满了,再转动摇把慢慢把水提上来,那时我的两个姐姐已下乡插队当知青去了,父母工作很忙,弟弟又小,挑水的任务就责无旁贷地落在我的肩上,母亲特地给我打了两只小水桶,以便我能挑动水,到水井打水是个技术活,把空桶放到水面上要拽着井绳适度让水桶倾斜,灌满水后桶会发出“咕咚”声,听到声音后再转动辘轳摇把把水提起来,如果水桶倾斜的角度不对,水桶光在水面上打转,或者只能提上来半桶水,我也是花很长时间练习才掌握的技巧,那时,辘轳转动的“吱吱呀呀”声音伴我度过了少年时代。

  到了八十年代,党和政府重视改善民生基础设施,县城里各个单位都通上了自来水,我居住的报社院里也通上了自来水,院子里东头用水泥修了个长方形的自来水台子,台子外面离地一米安了一个水龙头,下面用水泥垒一个四方形平台,平台下有个缺口通向院里绿化带,每天早晨或者傍晚,自来水台前是打水的高峰期,大家自觉排着队,一边等候,一边说说笑笑,十分热闹,我那时已长大,挑水的桶也换成了大桶。有了自来水,使用方便多了,但到了冬季,也有麻烦,每年快到冬季时,报社单位里都要掀开井台盖子,往里填充锯末、棉壳等物品用来保暖,早晨露在外面的水龙头常常冻住了,需要住得近的人家早晨烧一壶热水把水龙头烫开才能出水,那时我们家有一口水缸专门用来储水用。

  随着国家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我们的生活条件也越来越便利,生活水平也越来越提高了。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自来水被接进了家家户户的房子里,要用水一拧开水龙头,清亮亮的水就哗哗地流出来,太方便了,我的挑水使命也结束了,两只水桶也光荣“下岗”了,那口水缸也废弃在院子旮旯里,后当做垃圾清理出去了。

  如今,我的父母、兄弟姐妹们每家都住进了宽敞明亮的楼房,各类生活设施齐全,在党的阳光雨露照耀下,过着幸福的小康生活,随着科技的发展,时代的进步,人们的保健意识也强了,对健康的追求越来越高,进入新世纪后,不少人家都安装了饮用水设备,由于莎车的水质较硬,我们家也安装了纯净水机,现在,大家追求的是营养保健,电视上“富氧水”、“矿泉水”饮用水广告宣传五光十色,生活里,大家喝的是清洁、卫生的饮用水,提高了生活品质,每当我喝着清冽、甘甜的纯净水,一股暖意就涌上我的心头,新中国70年的天翻地覆的变化。我们幸福的生活都映照在这清亮亮的水中,我为生在中国这个幸福的国度而骄傲,从喝“涝坝水”到喝上“纯净水”,充分体现了党和政府关爱群众、改善民生的拳拳之心,充分折射出新中国70年的发展变化。饮水思源,我们要感党恩、听党话、跟党走,我们一定要珍惜今天美好的幸福生活,身怀感恩之情,以实际行动来报答党和政府的深情厚爱。

[责任编辑:苏巴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