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祖国温暖的怀抱里

自治区党委直属机关工委 刘世伟

2019年09月11日 17:35   来源:天山网

  作为一名生在新疆长在新疆的 “疆二代”,我对这片热土充满了热爱。深感新中国成立70年来,新疆各族人民在祖国温暖的怀抱里,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越来越强,感党恩、听党话、跟党走已成为新疆各族人民的共同心声,各族人民对祖国的感情已深深融入了每个人的血脉。每当听到内地朋友或称赞新疆的雄奇风光,或对新疆美食念念不忘,或夸奖新疆人的纯朴善良……这些都让我从心底里滋生出自豪感,好像是自己得到了夸奖。    

  2017年,我作为“访惠聚”工作队员在喀什驻村一年,对南疆最基层的风土人情、生活样貌有了更深的体会和感悟。西域的雄浑和浩瀚培养了新疆人的大气和包容,各民族世世代代大杂居、小聚居的形态,形成了既守望相助又各具特色的文化心理,在南疆这片热土上,汇聚成为中华民族强大凝聚力。下面,我以驻村期间和结亲时所写的两篇小文,迎接新中国70年华诞。

  村里的原生态打击乐

  春分这一天,疏勒县阿拉力乡海尼且村村委会院子人气满满,满眼都是身着节日盛装的农民和欢笑追逐的孩子们。在春耕大忙时节,大家聚集在春日的阳光里,互致问候,欢庆诺茹孜节(少数民族在春分日喜迎春耕的传统节日),共同期盼一个丰收的年景。

  欢快的木卡姆乐曲声中,一群乐手已经聚集在舞台前,每人手持一把木色深浅不同的木弦琴,认真地调试。农民自发地围坐成一个半圆的大圈子,妇女和孩子的积极性最高,把中间的位置留给老人后,全面抢占了红地毯前排和中间的有利地形,男人们放弃插空的努力,自觉退缩到后排,或拢着衣袖、或伸着脖子,最后一排则整齐地坐在路沿石上轻松地聊起来。

  音箱里欢快的乐曲声突然停下来,民间乐队的器乐合奏自然而然地开始了,全场慢慢安静下来。乐队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个精瘦的中年农民,只见他穿着一件旧上衣,跪坐在红色地毯上,右手紧攥着一截白色软管,埋着头、挥动着手臂,用力抽打着一只半米高的双耳陶罐,话筒前的罐子嘣嘣作响,发出了瓮声浑厚、又极富冲击力的节拍声,而在干脆的节奏声后,又不断牵扯出一阵阵低徊不息的悠长震动,余音穿透耳膜、直击心脏,让你的心跳也不由自主地随之应和,这完全就是原生态的架子鼓。

  我们不由自主地围了上去,目不转睛地观看和聆听。陶罐通体呈浅褐色,由于年代久远,显得釉色斑驳,双耳被摩擦得锃亮。看着工作队员们新奇不已的样子,周边的维吾尔族农民个个脸上带笑,和身边人交换着得意的眼神。这激起了我对使用陶器作打击乐器的历史进行一番考证的想法。

  资料显示,秦代李斯《谏逐客书》中描述:“夫击瓮,叩缶、弹筝、搏髀,而歌呜呜快耳者。真秦之声也。”《汉书•杨恽传》中有“酒后耳热,仰天拊缶,而呼乌乌”的记载,描述人们酒后兴趣大发,一面敲击盛酒用的器皿缶,一面仰天歌唱。在海尼且村农民的巧手下,陶器一改内向沉默的性格,发出了质朴厚重的回响。那是农民们在用心、用情地击节而歌,从平凡的器物中,找寻出美妙的音律和节拍。一群普普通通的农民,用悠远的音乐、欢快的节拍,把我们的思绪带到了广阔的田野、有鸽哨的天空,他们内心的浪漫着实令人感动。晒着南疆土黄色的春日暖阳,嗅着淡淡土腥味的有机空气,我们和几百个席地而坐男女老少一起,静静地聆听乡村民间音乐人最真诚的心声。

  当我从微信上看到新疆乐界“独行侠”谢博士正在阿克陶采风的消息后,立即给他打电话,邀请他一定来海尼且看看,如果这个专业人士看到我们农民打击乐手面露惊异的表情,我和村民们肯定会相视发出会心的一笑。

  难忘的停电夜

  受前些天喀什少见的大雨大风天影响,疏勒县英阿瓦提乡喀拉亚村全村检修电路断电一整天了。晚上10点夜幕降临,农民阿卜杜热依木•斯迪克家的小院儿却灯火通明、笑语声声。原来是住在他家的结亲干部和维吾尔族乡亲在这里欢聚,开展“民族团结一家亲联谊”活动。刚刚开完会摸黑赶来的乡长和工作队长一进门就问:“来电了吗?”大家得意地指指院角的电动摩托车,原来是新时代“地汉”(农民)聪明地贡献出他们的自备电,用2辆电动车的电瓶点亮了几只灯泡,绿荫浓密的葡萄架下,农家小院被映照得亮亮堂堂、喜气洋洋。

  胖乎乎的电工师傅刘巨才完美展现了精湛厨艺,电工张国栋负责食品采购加打杂,木工尼牙孜是同声翻译兼剥葱蒜,纪检干部刘世伟从容调度,摆盘、领座两不误。长桌上西瓜、甜瓜、桑子、杏子、“皮辣红”、馕饼、酸奶摆得满满当当,大铁锅里咕嘟有声地炖煮着大盘鸡,已是满院飘香。到处插不上手的女主人不断摇头叹息,爱开玩笑的70多岁老党员指着结亲干部们说:“‘海买斯’(全部)‘萨依马洪’(怕老婆的人)”,惹得男女老少哈哈大笑。

  “访惠聚”驻村工作队送来了大红色的横幅——“民族团结一家亲,融情联谊心连心”,还支援了一支助兴小乐队——来自邻村的几名弹拔尔、都塔尔、手鼓民间艺人组合。南疆农村的年轻人天生都是舞蹈家,听到手鼓铿锵的节奏,自然地踮脚旋进场中。美丽的姑娘略带羞涩地起舞,手腕灵活像翩飞的鸽子。为了引起姑娘们注意,几个小伙儿故意不服气地斗起舞来,伴着俏皮的口哨,打着挑衅的响指,炫耀夸张的舞步,还不时挑挑眉、碰碰肩。青年们执着地用邀请动作把结亲干部和工作队员请到场中,一对一纠正他们笨拙的动作,不时惹起阵阵笑声。两三个才上幼儿园的“小巴郎”有样学样地比划起来,得到阵阵掌声。

  工作队长自豪地介绍说,大家肯定看不出来,眼前这几位舞蹈“大明星”白天都在本村贫困户富民安居房工地干建筑小工,一天可以挣一、两百元,心情好就想唱歌跳舞。在工作队的引导和鼓励下,全村仅从事建筑业的维吾尔族妇女有上百名,她们通过实现经济独立,提升了家庭地位,对周边农民和自己的子女也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靠勤劳的双手改善生活的意识已经扎根。结亲干部为农民就业观念的改变和农村妇女的思想进步感到十分欣喜,不由地竖起了大拇指。

  弹拔尔音色清亮,都塔尔热情奔放,手鼓饱满激越,歌手兼手鼓艺人忘情高歌,年轻人汗水浸湿了前胸后背,人们沉醉在歌舞之夜。不知不觉时间过了凌晨一点,工作队长起身宣布聚会结束,大家依依不舍,不断握手话别。突然,主人家上双语幼儿园中班的5岁小孙子一路小跑追出大门,他以为正在门口送人的4位结亲干部也要离开,焦急地用在幼儿园学会的普通话喊着:“不要走,住我们家!不要走,住我们家!”惹来大家一阵大笑。

  一周的结亲活动过得总是很快,坐在归程的火车上,民族团结“达卜”(手鼓)激越的鼓点仿佛还在耳边回响,结亲干部和维吾尔族乡亲在同吃同住同学习同劳动中感动、感悟、感恩……

[责任编辑:苏巴提 ]